太难了!15省停产停工!塑料最高下跌11161元吨!

近日,江苏徐州召开第八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就疫情防控期间企业职工工资如何发放的问题,徐州市人社局局长于洪亮介绍,企业因政府采取停工停业等紧急措施导致经营困难暂无工资支付能力的,经与工会或职工协商同意后,

消息一出引发大众热议,此举对于受疫情影响及多种不可抗力之下的企业能够稍微缓一口气,但是对于本就开工不稳定以及工资微薄的人而言,却好似晴天霹雳一般的存在。部分网友表示,没工作的没饭吃,有工作的没工开,能开工的不发工资,在业相当于失业,着实要哀叹一声:太难了!

随着二季度拉开序幕,疫情仍呈现出强烈反弹的态势。3月1日-4月5日,全国累计报告本土感染者176455例,涉及29个省。上海市疫情处于高峰期,累计报告感染者超过100000例,并外溢到多省多市,吉林省累计报告感染者超过60000例,防控形势非常严峻。

面对这一轮疫情的强烈反弹,全国多地采取了较为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个别城市和地区不得已按下了“暂停键”,企业也不得不停工停业。据塑姐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6日,共有15个省份发布了停工复工最新信息。

3月初至今,惠达卫浴、天和环保、联城科技、ST中维、吉林一机等数十家企业发布了临时停工停产公告,并表示,疫情反复对企业员工的工作、业务开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还造成部分人员出行受限,对业务洽谈、工程实施等方面带来一定的滞后影响。除此之外,企业还承受着境外业务营收波动、原油价格上涨、国际煤价波动、人工成本增加等多重压力,甚至对于企业的利润、营收和市值产生一定的影响。

停工停产的同时,多家企业表示,临时性停工停产将导致延迟交付部分产品,进而可能会影响公司2022年度整体业务开展和业绩完成情况。而在原材料价格持续飙高,终端消费疲软无力,且疫情侵袭下企业开工率持续低位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企业陷入了“开工即亏损”的怪圈。

纺织厂表示,现在手头上订单少得可怜,就算开机也没有什么可以生产的,与其织库存还不如接着清明节放长假,反正现在疫情也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停产也不碍事。

塑料制品厂表示,企业普遍面临原材料和产品运输问题,产能释放不足,目前订单情况暂时趋稳,但各类成本不断上涨导致企业生产成本处于高位。

受疫情影响,终端订单下达速度放缓,内外贸市场需求表现不佳,新单下达零星。对于手头上没有多少订单的老板,开机生产不仅要支付高昂的生产费用,还有人工费用,加上南方多地受到疫情影响道路封锁影响,工人无法到岗,放假成了最优选。

再把目光看回近期塑料市场,通用塑料市场由于近期原油价格反复波动,呈现出涨跌互现的局面:

PE市场本周整体处于下跌状态,LLDPE最高周跌161元/吨;HDPE最高周跌113元/吨;但是整体价格较去年同期仍有一定上涨!而PP市场的情况就比较惨了,对比去年同期价格已经没有优势,PP粉料最高周跌300元/吨;华东/PPB管材较去年下跌2438元/吨;华南/PPR管材较去年下跌1125元/吨;PVC本周虽然有小幅下跌,但是同比来说价格还是有一定的上涨;PS/华南/普通改苯较去年下跌1502元/吨;ABS/华东/0215A较去年下跌3670元/吨;行情非常不景气啊,塑料价格今年卖不上去,不少料相对于去年来说,已经跌落谷底!

工程塑料这边,PA66的年跌幅非常夸张,华东/河南神马/EPR27较去年下跌11161元/吨;而PC更是惨不忍睹,华东/台化出光/IR2200较去年跌7773元/吨;华南/科思创/2805较去年跌5173元/吨;不过好在PET由于今年原油价格不断冲高,相比去年整体有接近1700的涨幅;PBT本月保持下跌,跌幅近500元/吨。

整体来说,国内塑料跌得这么夸张的主要原因还是需求减少!企业接不到订单,塑胶原料的需求量就减少,贸易商积极出货,割利促成交,形成价格战使得价格进一步暴跌。目前的塑料价格,已经和原油、期货脱钩了,没有需求量的话,神仙也救不了!

企业面临停工困境,员工陷入就业寒冬,这个难题何解?据公开信息,江苏徐州在去年8月,就曾提出过因疫情停工停业企业延期发放工资的相关政策。为了给企业纾困减负,疫情以来,从中央到地方纷纷伸出援手。北京地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可以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申请执行综合计算工时制度,采取轮岗倒休的方式保持正常生产经营,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对企业影响。

如今全球进入了新冠疫情第四轮流行高峰期,许多国家疫情依然没得到有效控制,每日确诊人数,仍呈现持续的净增长。新冠病毒肆虐全球2年多以来,累计确诊近5亿人,死亡600多万人。在疫情影响的持续作用下,减产潮、停工潮、倒闭潮、裁员潮之后,塑料价格或将继续下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