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芬槽道粉化 高铁反腐方兴未艾

中国高铁的设备供应商德国哈芬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却凭借强力公关大行其道,高铁反腐已经迫在眉睫。

要不要造高铁?要!要不要反腐败?要!当高铁一桩桩贪腐案被披露,其否定的并不是高铁,而是高铁的投资与监管模式。腐败与造假正在酿造中国高铁的工程。清算高铁贪腐方兴未艾,因为国际造假者将中国高铁当成唐僧肉。

一份份曝光报告,使德国老牌企业哈芬公司陷入信用泥淖。这家成立于1929年的百年老店,其生产的预埋槽道在世界铁路领域占有份额为第一,但该产品进入中国仅4年即告“跳水”。目前,哈芬槽道起码面临中国媒体强有力的三项指控。

第一,哈芬产品质次价高。目前关于哈芬集团产品检测不合格的报告,第一份是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金属及化学研究所的疲劳检测报告;第二份是公安部天津国家固定耐火系统和耐火构件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有关耐火高温检测报告;第三份是国家钢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针对哈芬槽道的疲劳试验检测报告以及最小拉力检测报告。上述检测报告显示,其疲劳试验、最小拉力及耐火时效等技术指标,均不符合铁道部设计院有关此类甲控物资招标书的标准。此前有报道称,在尚未完工的沪昆线上,一些尚未安装的哈芬预埋槽道的锌层被发现出现了“粉化”现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哈芬槽道处于垄断地位。据《财经网》披露,有槽道供应商指出哈芬进入中国市场不到4年,垄断了国内高铁槽道市场90%的份额,一说占比70%。以沪昆线米预埋槽道,按照哈芬槽道每米650元售价计算,仅沪昆线多万元。整个中国高铁槽道市场保守估计为十几亿元,德国哈芬的市场占有率约为70%。哈芬槽道售价比国内产品高三分之一,国内工程多支付数亿元,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

第二,所谓的百分百洋产品可能由中国代工企业制造,在国内镀锌。媒体披露,国内所使用的哈芬槽道并非德国原装产品,在中国使用的材质并非不锈钢,而是碳钢,价格降低一半,哈芬对代工企业压价凶狠。“在北京亦庄、三河都有哈芬国内代加工工厂,在位于北京亦庄的北京金宇通晖有限责任公司内,印有‘HTA52/34-12’标签的槽道正在进行镀锌加工。”国内厂家代工,国内镀锌,而中国铁路建设单位支付的是原产地价格。

第三,这家洋品牌中西合璧,出色的本土公关能力让其他厂商望尘莫及。据报道,哈芬全球各地的办事处大多是代理公司,只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持,产品由哈芬的三家企业提供。

代理商是否有可能为获得高额差价以低质产品李代桃僵?很有可能。2005年,哈芬亚洲代理商香港高维公司授权北京安客事必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代理销售;2009年,北京安客事必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演变成了郎联(北京)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开始销售朗联品牌的预埋槽道。

2008年后,由于商机巨大,哈芬收购了香港高维公司,在中国成立了哈芬北京建筑配件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石永信。据说这位石永信神通广大,中德双方通吃,如果循此线索,相信必然大有收获。哈芬在国内采取经销商代理制,其利润的40%到50%给了经销商,经销商各显神通的好处显而易见。有没有可能是经销商在高差价激励下大举 “公关”?也有可能。

看来,是德国哈芬不了解中国市场的猫腻,代经销商受过?实在是低估了跨国公司的能力,作为一家近百年的老店,对产能与市场心知肚明。事实上,哈芬北京屡次澄清原产地,5月31日,哈芬(北京)建筑配件销售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在中国销售的所有哈芬品牌预埋槽道全部产自德国,有“原产地证明”和“质量保证书”作为证明。这份声明推翻所有指控,声称媒体的检测不符合规范,而他们自己的检测又得不到公众的信任,对媒体披露的“粉化”现象一字不提。没有独立第三方的罗生门质量事件,再次上演。缺乏有公信力的机构,成为造假者制造罗生门事件的最大庇护伞,洋品牌也难洗三聚氰胺嫌疑。

笔者绝不是以洋三聚氰胺为国产三聚氰胺辩护,但品牌克隆已经肆无忌惮,上网搜索,许多国内企业都在招揽“哈芬槽”经销商。是的,有一天,也许中国所有的槽道都会被冠名哈芬,就像几乎所有的浙江茶都被冠名龙井一样。

公司失控的管理,疯狂公关下的产能不足,对山寨产品高差价的追逐,对中国质量监督体系的蔑视,利欲熏心对人命无底线的践踏,没有底线,没有独立的监管,三聚氰胺无处不在,无论土洋。我们有一系列选择产品的严格流程,有详尽的技术标准,却无法摆脱毒素的侵害。也许在30年后,面对高发的事故,我们才会低头,忏悔曾经的疯狂。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